只为放下
2017-06-10 10:04:15
  • 0
  • 0
  • 15
  • 0

盗盗抢钱

       几个月前我离婚了,离婚当天给我的几个发小发了条消息“之前不告诉你们是因为不想解释,现在告诉你们是因为不必解释。”我留言的目的是为了在往后正常的人际交往中不用经常为这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解释,我的这几位发小都是明白人,没有纷纷对我表示慰问。除他们之外的人,问到我的我如实相告,没问到的我也没有告诉他们。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何必弄成琼瑶的连续剧,用你认为的画面感去刺激别人的神经,让别人评判谁对谁错,如果别人的答案和你想的不一样,又无休止的倾诉甚至痛哭流涕,这个时候你的倾诉对象要是手里有把刀,很可能就杀了你。用语言和眼泪把你最私人的痛苦强加给别人,说明不了你有多重感情,你只是脑袋里面进了水,需要把水放出来。

       我一个女性朋友因为别人的婚姻遭到误解,她的一位男性朋友在离婚前经常通过电话向她倒苦水,她又是单身,结果对方的老婆把她当成第三者。倾诉是那个男人的自由,找谁倾诉也是他的自由,但是当他的自由让别人处于防备状态,他就已经侵犯了别人的自由。这种简单的常识,在我们的生活中往往被忽视。我追求自由,我也信仰自由,我选择不说的自由,这样对每一个人来说都自由。

       我不说并不是我的婚姻有什么难言之隐,本人的才华通过横向发展的体型溢得一塌糊涂,我的前妻也算个美女,我们在整个婚姻的过程中没有发生过一次不忠于对方的事情。只是我的婚姻背负了我对自由不懈追求这个沉重的负担,在对婚姻和信仰做出的选择上,我选择了后者。一个正常的社会婚姻和自由并不矛盾,但是我们是生活在不正常的社会里,追求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这个婚离得很无奈,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婚姻双方都不愿意再为往后的生活去承担责任。

      前段时间我见到了云南85后诗人王藏,他说过生活在我们这样的国度,连呼吸都是疼的,但是他有着美满的婚姻,他和他的妻子在经历了种种迫害之后不离不弃,他们有一子一女和一对龙凤胎,我们的聚会他都会带上妻子,恩爱得让人羡慕。他们的婚姻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我离婚是我和我前妻的事,我不会用他们的美满来评判我的婚姻,我并不觉得我的婚姻比王藏的坏,我也不会觉得王藏的妻子比我前妻好,因为我们是不同的个体,我们的婚姻生活不可能是一个模式。

       我的文字可以伪装出清高,但是我的情感和每个人一样,我也有人性的优点和缺点。离婚会让我疼,这种疼就像王藏说的一样,藏在呼吸里。离婚会让我流泪,只是我脑袋里没进水,这泪我把它化在酒里,喝醉后又把酒劲宣泄在追打流浪狗的过程中,我觉得离婚后的我和被我追打的流浪狗一样卑微,就让同样卑微的生命互相厮杀以获得点尊严。离婚会让我流血,我那溢出来的才华用我从心里滴出来的血写成诗,这诗才是我的倾诉,血滴出来的倾诉,你只要读出血的腥味就够了,前因后果并不重要。

      昨晚和几个朋友聚会,席间一位朋友告诉我,让我多思考,我仗着横向溢出来的才华哈哈大笑,随后我们就各自散去。回到家孤独的躺在床上,我才意识到我的笑是嘲笑,我不是嘲笑我的那位朋友,我嘲笑的是我的生活。我看了那么多书,写了那么多文章,我有像我那位朋友说的,思考过自己的生活吗?于是我思考到天明,于是我决定写这篇文章,这个过程中请允许我泪流满面,等我把这篇很私人的文章发出来,我想也就会把该放下的都放下了。

2017 06 10

附上诗词两首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