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六一之前
2017-05-31 17:30:05
  • 0
  • 1
  • 17
  • 0

文/盗盗抢钱

       六一要到了,八部委出台了部署儿童节庆祝活动的通知,具体内容大家可以在图片里看,我只是想说儿童过个节关你们八部委什么事,你们没有权力干涉儿童怎么去过自己的节日。儿童的父母有对孩子的监护权,这个权力是神圣的,政府有义务监督家长行使监护权,政府有义务保障每一个孩子都要接受教育,但是政府没有权力亲自对孩子指导教育,何况还只是八个徒有虚名的政府部门。

       2016年9月8日是美国的开学日,当时还是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一所小学进行了题为《我们为什么要上学?》的演讲,被网友们戏称为段子手的奥巴马口才非常了得,通篇演讲既精彩又激励人心,但是美国的各大媒体拒绝报道这个演讲,理由是总统和政府没有权力对教育进行指导,最后这个演讲视频只能是挂在白宫的网站上供人浏览。美国人民知道,由政府主持的教育无非是用一个模子把人铸成同一个样子,这个模子的形状体现了优势阶级的取向,这种取向一旦成功就形成了对人身的某种专制。

       人类文明的发展离不开创造力,创造力来源于人的个性,思想和行为方式的差异是很重要的,教育的差异也具备同样的重要性。除了工具性的知识外,其它类似于宗教、政治、哲学之类的知识要培养个体的独立见解,不管这个个体信奉什么宗教或者不信教,不管这个个体是哪个党的党员或者无党派,只要把他培养的有教养就够了。政府如果试图在这些知识上用主持教育来使他的公民得到一边倒的结论,就是一种罪恶。

       教育的差异或者说鼓励有差异可以培养人类的理解力、辨识力和智慧,统一思想将丧失这些感官能力。政府一旦主持教育,自然就有了评价某人被教育得成不成功的资格,继而也有了操控公民职业选择的权力。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在各自行业被授予荣誉的人,很多是徒有虚名,他们无非是在意识形态上屈从于手握权力的政府。反之,一些在行业内真正具有高超知识的人被打压,北大的某教授因为秉持着和政府不一样的意见,被从讲台上赶走,做了图书管理员,当他辗转去到美国后,得到了各个大学的争相聘请。这种由主持教育开始,从意识形态上专断一个公民的前途,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父母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就有义务让孩子得到教育,政府有监督的义务,当孩子的父母不尽自己的义务时,政府有强制实施普遍教育的权力,这是正当的,但是政府如果自己主持教育则是不正当的。父母愿意履行义务的时候,政府通过这种履行行为来赚钱就太邪恶了,教育产业化本质上就是给教育划分等级,这严重侵犯了公民受教育的权利。

       最后和大家说个真事,我一个朋友孩子读小学,老师布置了作文题目《你想对习爷爷说的话》,孩子问他该怎么写的时候,他很无奈,只有告诉孩子,你和习爷爷说,让他来昆明玩。我这位朋友很睿智,巧妙的不让孩子说一些假大空的话,但是这样的教育下,他又能避开多少?在政治正确、统一思想的强大洗脑攻势下,父母的影响力其实很微弱,一旦连家长都是被洗脑洗白了的,孩子的未来将不堪设想。

2017 05 3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